logo

李逵劈鱼:我的家乡不是棉花的主产区

0

我觉得很冷,几乎无法抗拒。连家里的水箱、养猪水箱也不放过,凝结着厚厚的冰块。冰是非常霸道的,它占据了尽可能多的空间,而且它的形状各不相同。圆筒内的冰为圆形,槽内的冰为方形。摔碎了,吃一块,把杯子按得脆脆的,比现在的冰淇淋还要好吃。天这么冷,最快乐的事却在悄悄溜走。整个冬天都离不开冰。上学途中要去郎溪河一趟,课间要滑两次。去东阿城直接就是冰路,跑,滑,滚,落,从巨大的汗水。成年人在冰上骑车特别容易。在冰上几乎没有摩擦。你不需要踩几英尺的踏板,但你可以通过惯性到达。

我的家乡不是棉花的主产区,但秋天也种棉花。除了交上来的同学,剩下的同学在橡皮筋机上玩就可以自己玩了。自己家里的被子,女儿出嫁的床,家里穿的棉衣,都不用再花钱了。棉被不必每年都做,但要穿好几年。只是新的棉布更柔软更暖和。那些年,只有狂野的时光,忘记了那是冬天。其他的时候,比如蹲在教室里,或者蜷缩在家里像冰窖一样做作业。如果你不穿棉裤,棉袄,棉鞋和棉帽,你会站起来跺跺脚一会儿。在家里,你通常不会摘你的棉帽子,除非你躲到床底下,盖上被子。6、房子只能抵挡严寒,不能抵挡严寒。